首页 动态 艺术 产业 生活 文化视窗 网上博览馆 影视院线 帮助

文化观察

文化栏目: 文化名人 东北网事 东北旅游 文化观察

他一幅裸女1.28亿,是世界公认的绘画大师常玉

——( 请您关注:东北文化产业网官方微信号:dbwhcy ) 责任编辑 : 郑宏

 
  常玉1901年生于四川顺庆(今南充),家里做纺织生意,后来还在上海开了中国第一家牙刷厂。
 
  他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家境非常优渥,从小不愁吃穿,上面有哥哥持家,家里对他的期待就是“多念书”。
 
  他从小习书画,中国传统花鸟画得很好。他的书法老师赵熙是著名书法家,清末民初四川的“五老七贤”之一。中国传统书法和水墨山水对常玉影响至深,贯穿到他后来的创作中。
 
  用吴冠中的话说,“故国的宣纸哺育过少年常玉,这是终生不会消去的母亲的奶的馨香。”
 
  常玉20岁时就去了巴黎,除了家人去世时曾短暂回国,一生旅居国外。
 
  晚年的常玉,连画画用的材料都买不起,有的时候甚至用油漆替代颜料。因此,画材劣质成为了他晚期画作的一个特点。那时他作画的主题从裸女转向动物。他笔下的动物,常常是小小一只,寂寞,疏离,被置于一片苍茫的景色之中,充满一种“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意境。
 
  1966年夏天,他在创作绝笔之作时,曾给法国友人打了个电话:
 
  “我开始画了一张画……”
 
  “是什么样的画?”
 
  “您将会看到的……”
 
  “我就来。”
 
  “还不到时候。”
 
  “那要等到几时?”
 
  “再过几天以后……我先画,然后简化它,再简化它……”
 
  几天之后,他又一次打电话给友人,“完成了。”
 
  那是一只极小的象,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中奔驰。常玉用手指点着小象,微笑着说,“这就是我。”
 
  虽然也有很多人对常玉的画作不予肯定,但艺术家朱德群说:“常玉不愧为一位虔诚而忠实的艺术家,并承担他那时代的责任,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就中西绘画发展史上,我们应肯定他的成就,给予他新的评价。”
 
  留学法国的袁枢直说:我在巴黎留学,听到常玉的名字,就像现在的人听到赵无极一样,总是心存敬仰的。
 
  中国油画屡屡拍出天价,赵无极作品曾卖5.1亿港元
 
  近几年,中国画家的油画屡屡拍出天价,市场关注度持续走高。

微信图片_20190515115815_副本.jpg

 
  据中国拍卖行业协会(CAA)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球范围内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总额有所下降。总额达到64.1亿美元(约455亿元人民币),约为全球艺术品拍卖总额的30%。这一总额较2017年下降10%。但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板块在2018年有突出的表现,逆势增长。海外成交额同比增长50%,达到2011年以来的最高值,成交率也高达69%。
 
  而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发布的《2019上半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报告》,2019上半年,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基本保持平稳:188家拍卖公司参与上拍,总成交额为206.77亿元人民币,上拍的159,472件标的物共成交74,842件,成交率为46.93%,平均成交价为27.63万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上半年的成交额下跌了22.56%,成交量同比减少了11.57%,拍品均价同比下降了3.92万元,拍卖成交情况未能延续2018年同期的良好表现,市场再次下行。
 
  但2019年上半年,现当代艺术拍卖总成交额达40.92亿元,同比上涨10.39%,份额占整体市场的20%,占比创历年来新高。
 
  油画市场火热,哪些大师的作品最受关注?这是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发布的艺术家价格指数排行油画部分。

image.png

  《荒漠中的豹》

image.png
 

image.png

  《红毯双美》

微信图片_20190515120156.jpg

  常玉(右)与二哥常必诚(左)

  1920年,因为大哥常俊民的支持,常玉赴法学习绘画。当徐悲鸿在工作室刻苦作画练习基本功,渴望以西方的训练改革中国绘画的时候,常玉却穿着考究,和美的法国女友,坐在圆顶咖啡馆,探讨各种天南海北的“无聊”问题。生活无忧无虑。

image.png

  常玉,椅子上的猫(左),椅子上的北京狗(右),1930年代



1965年,常玉在勒维的巴黎别墅中举办最后一个展览


 

  《曲腿裸女》由此超越2011年《五裸女》的1.28亿港元,创造常玉个人拍卖纪录的新纪录。
 
  消息传到内地社交网络,有网友点评:艺术无价,大师一笔一千万。
 
  苏富比官网介绍,《曲腿裸女》诞生于1965年4月,是常玉最后一件裸女作品,堪称其人生终极巨作。艺术家将大自然之雄奇造化寓于人体,亦将人类身体之美接引宇宙,以东方山水美学重新演绎西方经典,创写旷世无双之女性丰姿。
 
  同时,本画亦是画家最具代表性的艺术丰碑:其不仅被常玉选用于最后一次个展的邀请函封面,更常见于艺术家油画全集及其他重要出版,诚为经典中之经典。
 
  在此画背后,常玉在画作上落款、标年代,并写下下面这句话:“如果在当其时不遭穷困,勤于作画,不致等到今日始成,则早到成熟期矣,万叹。特此作记,时在一九六五四月。”
 
  种种迹象表明,常玉对这件《曲腿裸女》非常看重。在创作此件大画前,他先画了一幅油画小稿(目前藏于台北历史博物馆),之后才在7倍于底稿的大画布上创作,这在他以前的创作中很少见。此外,《曲腿裸女》还被常玉选用于勒维别墅所举办的个展邀请卡设计上。常玉将此图选用来代表该展主体形象的决定,除了显示他对此作的看重外,该作在其整体创作历程中的重要性亦不喻自言。在常玉去世后,该作还两次在艺术家的回顾大展中作为封面出现。
 
责任编辑:郑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