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态 艺术 产业 生活 文化视窗 网上博览馆 影视院线 帮助

东北网事

旗下栏目: 文化名人 东北网事 东北旅游 文化观察

名旦鑫艳玲的早年往事

发布:Knightley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03

    鑫艳玲,现代评剧《小女婿》正式首演时杨香草的扮演者,与韩少云、花淑兰、筱俊亭同被称为沈阳评剧院的“四大名旦”。然而,现在的人们对“韩、花、筱”三大流派了解较多,而对鑫艳玲了解较少。而筱俊亭日前的离世,令人们又勾起有关对鑫艳玲的记忆。前段,笔者邂逅鑫艳玲的独生女赵萍女士,她向笔者讲述了母亲童年时的苦难身世和从艺生涯的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
 
 
 
    鑫艳玲曾用名付贵芝、常素贤。她于1926年出生,山东临邑人。自11岁从师名旦“四季红”至形成独具风格的评剧艺术流派“疙瘩腔”,从艺50多年。京剧大师梅兰芳观看她表演后,曾给予高度评价说:“她嗓音妩媚、唱腔优美、善于传情、自成一派。”
 
儿时苦命 幸遇评剧名旦“四季红”
 
    赵萍回忆说,自我打小记事儿时就听我妈说,她是1926年12月29日出生在山东临邑县一个贫困家庭。她5岁那年,为了给她找条活路,母亲迫于无奈,忍痛把她卖给人家。一天,一个人贩子像抓小鸡似的把她从山东带到东北哈尔滨。不久,又很快转手将她卖给一家姓付的,并从此给她取名付贵芝。当时,这家姓付的开个小妓馆,后来因被骗家产变卖一空。为了生计,养母便领她去讨饭、捡破烂。不幸的付贵芝,在她6岁那年竟出了天花。虽万幸活命,可稚嫩的小脸却落下了浅浅的疤痕。于是,在付贵芝8岁时,养母将她带到吉林省,卖给了开妓馆的常老板,遂改名常素贤。
 
    在她10岁那年,当地戏园子来了个名角张振红,艺名“四季红”。在“四季红”唱戏的那些日子里,常素贤只要能逃过养母的眼睛,她就偷偷跑到戏园子央求看门的放她进去,悄悄地溜到戏台子跟前看戏。时间长了,她听入了迷,还偷偷跟着学上几招儿,趁没人还喊一喊,比划比划。有时“四季红”家的童养媳筱桂馥跟她一起玩,一起练,从而使她爱上了戏文,并下决心要学戏。
 
    一天,她从戏园子回到家里跟养母说要学戏。养母听了一合计,反正孩子出天花,也指望不上她在妓馆挣钱了,那就换个来钱道吧。于是,养母就把她送到戏班正式拜“四季红”为师。就这样,在常素贤11岁那年,因以前的一场天花救了她,使她摆脱了沦为妓女的厄运。
 
    自打常素贤拜师“四季红”学艺始,她就下苦功专工青衣和花旦。那时,按梨园的规矩,头两年师傅是不教你什么玩意的,有戏,叫你上台跑兵,或扮个丫环彩女;不演出就包干师傅家里的杂活。当时戏班里有位大师兄名叫曹克英,是后来《小女婿》的作者、沈阳评剧院艺术研究室主任。他先于常素贤4年拜“四季红”为师学小生,有一身毡子功。旧戏班里能识文断字的不多,曹克英念过6年村塾,同行称他是戏曲艺人中的“圣人”。师兄曹克英见她人小力单,有什么重活就主动帮她干。常素贤对戏文有不明白的地方,就找这位大师兄去求教。有时,大师兄曹克英还代师傅监管她吊嗓、背唱词、练下腰和踢腿……趁此机会,她每次都先于其他师姐师妹学会规定的所有“作业”,请师兄为她讲戏文,吃点“小灶”。
 
    常素贤用半年时间,就把开蒙戏《珍珠衫》学到手了。接着,又在师傅的指导下,经过自己的刻苦努力,她又很快学会了《杜十娘》、《李香莲卖画》等多出戏,终于由一个“跑龙套”的彩女而跃居演二路活的演员。她学了三年,14岁的常素贤能顶码唱戏成“角”了,演开蒙戏《珍珠衫》,师傅给她取艺名鑫艳玲,从此逐渐成了名角。
 
坎坷梨园路 身得解放艺获新生
 
    自鑫艳玲16岁成了梨园中小有名气的闺门旦“角儿”以后,便开始了长达10年的流浪奔波。在长春、海伦、敦化、沈阳等地到处都有她的足迹。在新庆、国安、长春影戏院、沈阳北市场的大观茶园……
 
    鑫艳玲出师之后,师傅“四季红”一看国事家事都处在艰难困苦之中,只好带领他一大家子人到绥化去搭班。因为绥化县的剧场业主是日本人,没人敢随便挑事儿。鑫艳玲本想跟师傅一同前去,恰巧这时从海伦接来一名载誉江北各地的“坤角”——陆美蓉。鑫艳玲的师傅是“男旦”,用行话叫“脑后摘音”的发声方法来演唱,不如坤角用女声的本嗓调唱的调腔听起来和谐、悦耳、自然、亲切,于是她决定留下来“偷艺”。那时是“宁叫艺压钱,不叫钱压艺”。鑫艳玲经过这个坤角的传教、指点,声音艺术为之一变;其表演艺术“奶黄子”(稚嫩)气味少了,逐渐朝当时流行的演唱格调上发展。
 
    1941年,师傅又写信邀她到绥化去演出。一次,师傅让鑫艳玲正式登台演出《刘翠屏哭井》,她扮演刘翠屏在舞台上真哭真唱,台下叫好声不断,连连出现满堂彩,第一炮就打响了。但是,当时社会上传说“南跑北颠,去哪也赶不上奉天”。因沈阳是评剧出关得以繁荣昌盛之乡,东西路名角荟萃之地。时年21岁的鑫艳玲便同师傅“四季红”及戏班人员从吉林长春来到沈阳。后来,还与给她配戏的同班唱小生的演员结婚,组成一个温馨的小家庭。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从此,鑫艳玲身得解放、艺获新生。1949年,鑫艳玲参加了沈阳市戏曲改进会主办的沈阳市各戏曲院(团)编剧竞赛大汇演。这是她从事戏曲活动以来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汇演,名角荟萃,各显身手。在这次大汇演中,她所主演的《新贫女泪》,从剧本内容到人物扮相,从唱腔到表演都做了重新处理,一扫过去那种陈腐之气,观后使人耳目为之一新。
 
    一天,她回到家中,只见桌子上摆着明晃晃的几个金元宝。养母见她回来了,乐得两眼眯成一条缝儿,悄悄地对她说:“这是××市接你去演出的包银(工资),一天50万元(东北币,折合人民币50元)这是定钱,去那儿一天比你现在一个月挣的钱都多!走吧!”养母见她沉思不语,以为她动心了,便装作十分亲昵地对她说:“孩子,如果演红了,来接你的人说了,还可以加钱!孩子,别发傻了,快把小宝揣起来。”“好吧!”只见艳玲抓起小宝转身就往外走。这时,养母一把拉住她的衣襟,问:“上哪儿去?”艳玲回答:“交给领导!”
 
    第二天,艳玲把这件事儿向领导和组织汇报了,领导对她的养母狠狠地批评了一顿。结果,这位狠心的养母,后来在她临死之前,竟把艳玲的卖身契给烧了,使艳玲终生不得认祖归宗!
 
韵味十足的“疙瘩腔”
 
    鑫艳玲的评剧艺术,是沈阳评剧艺术主体风格之一,她与“韩、花、筱”的演唱艺术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她们虽是同代人,但鑫艳玲成名于“韩、花、筱”之前,有的剧目是在鑫艳玲的版本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她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逐渐形成了独具艺术风格的“疙瘩腔”。
 
    1950年,鑫艳玲在《小女婿》一戏中扮演杨香草。在“定情”一场香草与田喜的大段对唱中,男声唱腔采用正调低唱,男女同调不同腔的演唱方法。在《小姑贤》一戏中的“正看书猛听得妹妹唤我”一段唱,使用了“越调二六式”的唱调。《牧羊卷》一场中的“见坟台好似万把刀”一段唱,使用了“越调慢板”。
 
    鑫艳玲还善于通过不同速度、力度及慢板清风习习、彩云飘飘(如《祥林嫂》的唱段)、快板洋洋洒洒、淅淅沥沥(如《杨二舍化缘》中的唱段)的节奏,构成不同板式变化与演唱风格。
 
    回顾鑫艳玲从艺生涯,始自幼工青衣、花旦、闺门旦、身段、眼神、水袖、肩、腿、嘴皮子功夫好,“背后都有戏”。由于切身的遭遇,以演悲戏见长,塑造了栩栩如生的被压迫的中国妇女形象。在《刘翠屏哭井》、《啼笑姻缘》、《李香莲卖画》、《打狗劝夫》、《杨二舍化缘》、《祥林嫂》等剧中的唱腔,不仅成为当今评剧发展阶段的佳作,而且被堪称评剧教学和演唱的范本。
 
    1988年6月13日,鑫艳玲被癌症夺去了生命。对于鑫艳玲的辞世,在演艺界的同行、广大评剧观众都感到十分惋惜。
责任编辑:Knightley